湘江水逝(闭关一年)

炼心

沙李AU 街角的温暖(一)

白大米:

预警:动物设定!!


沙瑞金:退役警犬。大金毛。


李达康:流浪猫。狸花。






这应该只是一个互相取暖的故事。


OOC属于我。










沙瑞金将爪子搭在货车后厢那扇小小的窗子上,从车外的车水马龙判断已经进了城。他将鼻子贴在窗户上,滚热的,他移开,湿润的鼻翼翕动,他从缝隙里漏进来的风里,闻到了鸡腿的香味,还有远处动物的味道,初步判断是猫。他对猫是很熟悉的。


身后的老搭档们还在睡觉,沙瑞金便也回到他们身边,趴下。连夜的旅途,他的耳朵都被震聋了,车子的引擎声对于一只听觉灵敏的狗来说是种巨大的折磨。与其说他们是安然入睡,不如说是通过睡眠来逃避这种折磨。


沙瑞金睡不着。他在回顾往事,比如,自己当年是如何被选中做警犬的。作为唯一一只金毛,在一堆德国牧羊犬中脱颖而出并成为他们的头头的,那是多么光辉的历史啊。


他不知道的是,如果他是一个人类的话,他这种表现就说明他已经是条老狗了。而此刻他跳出敞开的后厢门,来到主人腿边,稳重地摇着尾巴,打量四周的环境。


几排白色的平房,半旧不新的,有许多爬墙虎,矮灌木环绕四周。泥土贴着墙,房子与房子中间有着两人宽的水泥路。一两只猫趴在墙角根睡觉,听见声音睁开眼睛看一眼,又闭上,尾巴梢轻轻晃动。


沙瑞金有点想跑过去抓一把猫尾巴,但他决定自己是一只有尊严的退役警犬,便高傲地蹲坐在路边,昂着头,直到主人将他们一行引入一间房,告诉他们这里便是他们的家了。房间里有十五个笼子,每一个都非常大,至少可以装五个他。


主人不出门的时候,就每天白天将他们放开在院子里,晚上把他们关进笼子。这里跟沙瑞金以前住的差不多,甚至更大些,伙食也更好些。他猜这些都是主人自己花钱给他们添的骨头。后来他知道自己猜错了,这些骨头都是人们吃剩下的,可想而知这里住了多少人。


他很快发现这个院子里不光他们,另外两间房子也住着退役的警犬,再剩下的大多数住着人类,他一闻就闻出了他们和主人一样的味道,刑警!刑警和他们的媳妇儿孩子。


这里什么都好:有老搭档作伴,有树,有花,有草,有孩子,还每天有骨头啃,有猫追。


当然他从来不追猫,他只是蹲在那里看着同伴们追。


他听到主人和其他人议论自己:这真是一只漂亮的大金毛啊!就是看起来沧桑了点,有心事的样子。不如给他找个老伴儿吧?


他不同意地汪汪了两声。他想起很久很久以前死在坏人枪口下的自己的老婆,湿润了眼眶。主人摸摸他的脑袋,对别人说了他的故事:他可能还没走出那个阴影。




主人带着忧郁的沙瑞金去散步,走过车水马龙的街角,一转弯,进了一条长长的巷子。阳光都显得幽静起来,沙瑞金仰头看着天空,就在这时,他突然感到身上如灼的目光,便看过去,一只猫跃入他的眼帘。


这是一只狸花猫,沙瑞金一眼看出他是公的。他站在高高的青石墙头,背着光,眼珠子看起来是深褐色的。他看了一眼沙瑞金,便移开了目光,踩着瓦片优雅地、缓慢地往前走着猫步。他的四只爪子是雪白的。


主人也看见了他,忍不住朝他吹了个口哨。狸花猫立刻停下脚步,他将尾巴竖成一根直线,细长的四肢并在一处,柔软的脊背弓起来,朝主人嘶了嘶。


哟呵,主人感慨了一声,挺凶啊小家伙。他从怀里取出一小袋猫粮——他一直习惯带着,随时喂猫——打开袋子,朝狸花猫晃了晃。沙瑞金闻到了那股熟悉的香味,发酸,他偷吃过几口,味道还凑合。


狸花猫的尾巴在空中甩了甩,歪头看一眼食物,又看一眼沙瑞金,喵喵叫了一声,往墙内一跳,消失了。


主人将猫粮倒在墙边,对沙瑞金说:对这种警惕心特别强的猫啊,就只有把粮食洒在路边,它们等人走了自然会来吃的。


沙瑞金有点尴尬,他听懂了刚才狸花猫在喵什么,他说的是:老子不吃。


居然不吃主人的猫粮!不识相!又不是伟嘉猫粮!


这是沙瑞金第一次见到李达康。


李达康离开前那个冷傲的斜眼让他印象深刻,甚至连做梦都梦见过一次,然后惊醒。







评论

热度(70)

  1. 湘江水逝(闭关一年)白大米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