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江水逝(闭关一年)

炼心

原生家庭小段子

紫芊若兰:

时间线什么的,被我吃了……
————————

李佳佳一岁多的时候,沙瑞金在临省天州做纪委书记。
一年后,天州市委书记落马。罪名之一:充当x社会保护伞。
得到消息的时候李达康在美国进修,一整个版面的报道,他越看越觉得胆战心惊,一个没忍住,时差都顾不得算了,直接冲到电话旁边噼里啪啦按了几个数字下去。速度快到带起了一阵风,吹乱了高育良的发型。
快一年没睡过安稳觉的沙瑞金被电话吵醒,迷迷糊糊应了一声之后就被电话那头呛醒了盹:
“沙瑞金,闹半天你干的是不要命的活啊?”
“你怎么不告诉我啊?!”
沙瑞金被堵的说不出来话,隔老半天才支支吾吾地回道:“我这不是怕你不放心嘛……”
“合着你这样我就放心啦?!”李达康很生气,李达康想怼人,李达康想从话筒里钻进去狠狠地咬这头大蠢狼一口,“我说你怎么一天一个电话可就是不回来?!”
沙瑞金不说话了。
“我说,你自己没受伤吧?”沉默了一会儿,李达康开口了,“你给我说实话,有没有让人打过闷棍?”
“这个没有,绝对没有。”虽说隔着话筒看不见,但沙瑞金还是习惯性地举起了四根手指,这是他跟李达康认错时的标准手势,“到是让人跟过……要不我也不可能——”
李达康打断了他的话:“沙瑞金。”
“怎么了?”
“你就是个混蛋大傻子。”
话说的很重,但语气里是浓的要溢出来的后怕,李达康那张失落的脸仿佛就在眼前。沙瑞金突然觉得背了一年多的包袱在这一瞬间全都卸下来了,他忍不住轻笑了起来:“我错了。”
“以后有什么事告诉我,一家子别弄成这样。”
“好。”
“至少别让我最后一个知道。”
“好。”
“还有以后有事一起扛。”
“嗯。”
李达康一抬头,墙上的表指向了十二点二十,这时他才想起来有时差这一回事:“你先睡吧,好好睡一觉,睡醒了你给我打。”
回答他的是一个有些困倦的声音:“嗯,别忘了好好吃饭。”

高育良:现在的这些年轻人,真是……

评论

热度(78)

  1. 湘江水逝(闭关一年)紫芊若兰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