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江水逝(闭关一年)

炼心

【赤G】溺于时间洪流(二)

鼠尾草:


Summary:
  
  你为我而死,我为你跨越时间。


2.
  
  赤井秀一眼疾手快的撑住了差点儿跌在地上的金发男人。是很精疲力竭的面容,还有一些让赤井难以言喻的,好像有什么东西在不停歇的抽走这个人的生命力。
  
  应该报警,或者送去医院。总之带回自己的租房是最奇怪的决定吧。赤井秀一揽住那人的腰身这么想。但是……昏迷之前的眼神,过于让人愣怔了啊。不得不在意。
  
  
  
  Gin隐约听见棺材上的钉子咣咣响,风声鹤唳心如荒冢,在他得知葬礼即将举行之后。
  
  也是唯一一次,他看进了自己的心底,空荡荡一片,而荒谬的念头自此跳进了他的脑海:谈什么都是多余,所有的选择和退路都被折断。
  
  就像他站在路灯明亮的道路中央,突然远处的路灯熄灭了,然后以迅雷之势一排接着一排,熄灭。直到他身边的两盏,也一并熄灭。世界重归于仁慈的黑暗。
  
  “你好?你没事吧?”
  
  赤井秀一的声音——太年轻,太年轻了,可还是赤井秀一的声音,古怪的萦绕在他身边。初见时就是他,后来才反应过来,是多年前的他。
  
  但那是赤井秀一。
  
  那是赤井秀一
  
  活着
  
  Gin向来冷心凉情,寡言少语算不上,顶多是真情实感收拾一箩筐,丢进连自己也找不到的角落,单单剩下刀刀见血的刻薄。这救了他,让他没在看到已逝之人的第一眼,做出些什么非常犯傻的事。
  
  但直接昏迷也算不上光彩。
  
  “黑泽君,醒了吗?啊,还没有吗。”
  
  又是赤井秀一年轻的声音。循环不休的似曾相识感猛然窜过Gin的全身,他咬牙挣开双眼,躺在一张床上,枕头柔软被子蓬松,带着洗衣粉的清新,置身于一个小房间,是简洁的年轻人的房间,堆满了书的书架,电脑,音乐碟片,耳机。还有昨晚那个年轻的赤井秀一,他坐在床边的椅子上,留着及肩的黑发,没有针织帽,水灵的眼睛很快看过来,道:“终于醒了啊。喝水吗?”他递过去水杯。
  
  Gin费劲的把自己撑坐起来,大脑还处于不甚清醒的状态,不清醒的原因很大部分要赖在面前这个赤井秀一身上。他接过水杯,喝了一小口,身体的细胞都在渴求滋润。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Gin挑眉问。
  
  “我看到了这个……”赤井指了指床头的证件,“它掉出来了。”
  
  是了,没错,为了混进FBI看守的枪击案现场而伪造的证件。黑泽阵,美国联邦调查局驻日本办公室。
  
  还有Sherry的机器。想到这个,Gin急忙就要起身,眼前却一阵发黑。
  
  赤井拦住他,似乎对他突然的行为感觉惊异。“你现在的身体状况不好哦,去哪里都不行的。”
  
  “那个机器……”Gin揉着太阳穴喃喃道。他刚才无意间瞥见了桌角的日历,那是十年前的日期。他在十年前的过去
  
  赤井从抽屉里把小巧的机器拿出来,放在Gin的手边,问道:“这是做什么用的?FBI的秘密武器吗?黑泽君。哎?我可以叫你黑泽君吗?”年轻人露出好像冒犯了谁的不安神情。
  
  比十年后实际不苟言笑但还是伪装出油嘴滑舌的他顺眼多了。
  
  “随你。”Gin把机器拿在手里,想到如今的Sherry可是货真价实的小孩子,跳跃时间理论只能靠自己研究,还要快,就不禁有些头疼。“你今年多大了?”他随口扯开一个话题,为了不让自己在双方的沉默中暴露过多的感情。
  
  “19。”赤井回答,“正在读大学,不过这学期的学业已经完成了,所以没事可干,只能等着期末考试。”他摊摊手,没什么所谓的样子。
  
  像极了十年后面对棘手情况时的胸有成竹。
  
  19岁,还是个孩子。
  
  赤井秀一悄悄坐近了些,说道:“黑泽君是FBI啊,好羡慕。你是怎么进的FBI呢?”他看起来是毫无防备的真诚。
  
  Gin被结结实实的噎了一下。“没什么好说的……”
  
  “怎样都行,我想听。”赤井追问着,“我想成为你这样的人,FBI,我相信自己可以进去。”他在Gin的不言不语中自说自话,“这是我一直以来的梦想,我现在就主修犯罪学……如果可以,我还能在未来成为你的搭档。”
  
  搭档。Gin冷哼的笑了一声:“别傻了。”然后他截住话头,惊骇于声调中的颤抖。
  
  “这不傻啊。”赤井有些委屈的看过来。
  
  Gin说:“凭你随随便便把陌生人带回家?”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啦,可能因为你当时看我的样子,很让人在意啊。”赤井也有些疑惑,“以前见过吗?黑泽君。”
  
  “没有,别在意。”Gin捂住额头道。
  
  更让人在意了啊。但看到Gin不太舒服的样子,赤井还是立刻站起来:“抱歉,应该再让你好好休息的。我去给你做点儿什么……白粥可以吗?”
  
  终于脱离关于FBI的各种问题,Gin窝进被子里道:“不用了。”
  
  “喝点吧,我也只会做白粥。平时都点外卖或者速食。”赤井耸耸肩,“但突然觉得这些东西对你不好,还是我亲手给你做吧。”
  
  
  
  Gin没去等白粥,他躺下后很快就再次睡着。
  
  醒来后外面的天色已经暗下去,他愣怔的看着窗外,猛然惊觉此行目的,立刻跳下床,一阵眼冒金星的眩晕后他勉强稳住自己。一定是这张床太柔软了,才让他有点懈怠。
  
  赤井现在卧室门口,没再去扶他,只说:“你还没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的声音是有点清冷的,带着少年人的老成。
  
  “和你没关系。”Gin握着机器,想着应该先去自己刚来被发现的地方,十年后赤井秀一在那里遇难。
  
  “也许吧,但我救了你。如果可以,我还能帮上你的忙。”赤井坐到床沿,仰头去看Gin。
  
  才不会指望一个孩子能帮什么忙。但他还是坐下,感觉不说出来,后面的行动也会很麻烦。“有人被杀了,我是来……找线索的。”Gin还是没有把“救他”这种古怪的逻辑讲出来。
  
  赤井怀疑道:“我看过新闻,这几天没有这种消息。”
  
  “你不会看到关于他的任何报道。”
  
  “那个被杀的人,是什么样子?”
  
  “……啊?”Gin感到有些无力追赶年轻秀一跳脱的思路。
  
  “希望你不要介意。”赤井低声说,“因为你之前……睡着的时候,是做了噩梦吗?你在乞求某个人不要死,不要离开你。你说你……从没得到过机会。”
  
  赤井一双眼睛望过来,而Gin挣扎着维持这场谈话。一个吻,带着血。
  
  “是个好人,很多人因为他的存在而得到了依靠和希望。”他搜刮着合适的形容。
  
  “很多人,也包括你吗?”赤井问着,“你的声音听起来,就好像他是黑泽君的阳光?”
  
  Gin什么都不想再说,他站起来,有些漠然道:“我要走了。”
  
  赤井敏锐道:“是去我发现你的地方吗?我可以带你过去。但这之前……”他一把拉住Gin的手腕,带到客厅餐桌旁,指着那碗冒着热气的白粥,“喝掉它。”
  
  Gin终于有些烦躁,他挥开那只手,说:“已经没多少时间了。”
  
  “不。”少年则是更加强硬。他面容清秀,带着点儿婴儿肥,还未经历世事的挫败,但他的脸绷紧成顽固的线条,丝毫不让,“我不在乎那个死掉的家伙有多重要,他死了,你活着。你需要食物,喝掉它,然后我和你一起过去。”
  
  就像他们对抗时的样子,只是十年后更为冷峻。只这一点,足够Gin妥协的坐到餐桌边。
  
  
  
  他们现在一栋旧仓库面前。
  
  “就是这里,是废弃的仓库,我在这里遇上的你。”赤井道。他穿着厚厚的连帽卫衣,双手背在身后,“平日里我不爱多管闲事,但你不一样……我却不太明白这种心情,黑泽君明白吗?”
  
  “不。”Gin言简意赅回应他。
  
  十年时间,城市街道变化的翻天覆地,Gin还是凭着记忆找到了一个点,赤井秀一中枪的地方。而这里……他抬手搭上了墙壁,是得到吻的地方。
  
  他摸着粗糙的壁面。曾经赤井秀一温热的血在这里蜿蜒向下,如今什么也没有,什么也不存在——
  
  除了记忆中的一个吻什么都没留下
  
  Gin看向身边的男孩,他一副不会打扰的样子向别处张望。这说明,Sherry的发明是成功的。
  
  这意味着再次进行时间跳跃是可能的。跳跃到赤井秀一死前的时刻,跳跃到赤井秀一喊着“闪开”前的时刻。
  
  去救他。
  
  但机器已经没什么反应,按下去也没有激光射出来,只有数字在毫无规律的乱动。Gin需要一些科技,以一己之力把它搞成功。
  
  提到科技。只要组织依旧存在,那大概就能找到最有用和先进的科技。
  
  他们开始往家的方向走。
  
  “明天我会出去,不要跟着我。”Gin说。
  
  赤井答应的爽快:“好啊。还会回来吗?”他弯着眼睛对Gin笑,“因为你这个样子,一个人在外面,让人很不放心。”他微笑的样子,十分灵动。
  
  
  
  Gin坐在温暖的咖啡店,玻璃外面隔着一条马路,十年前的琴酒正背着身子打电话。
  
  想要进入组织的实验室,那从自己身上下手是最好不过的了,他很清楚十年前的自己经常混迹的场所。这条时间支线上还存在着一个年轻的琴酒。
  
  琴酒收起手机,拐进一个弯路。Gin踏出了咖啡店。
  
  他跟踪了琴酒两天。十年前20岁的自己,是已经能游刃有余的应付那位先生分派下来的各种任务,带着一点年轻人的松垮和骄狂。
  
  天色黑下来。Gin在某个路口和十年前的自己分道扬镳,并在心里确定好了下手的时间和地点。
  
  他经过了旧仓库,看见赤井秀一倚靠着路灯,自行车随意摆在一边。
  
  Gin走过去。
  
  赤井站直身子道:“天气预报说今晚有大雪,我猜你会路过这里,于是来等你。”他说的坦然,然后推过自行车,“走吧?”
  
  Gin没动,说:“你不觉得自己管太多了吗?”
  
  赤井也没觉得不悦:“所以我说过了嘛,我也不太明白自己为什么要这样。”
  
  
  
  他们快走到家门口的时候天上已经飘下小雪花,赤井秀一接住一粒,任由它快速融化在手心,留下一滴冰水。
  
  回到家后,小雪花已然变成了大雪花,铺天盖地的洋洋洒洒。
  
  “你看。”
  
  赤井秀一就笑开,风雪都在外面
  
  
  TBC
  
  

评论

热度(99)

  1. 湘江水逝(闭关一年)鼠尾草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