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江水逝(闭关一年)

炼心

[赤G]溺于时间洪流(四)

鼠尾草:


4.
  
  他不属于这个时间。
  
  新年第一天。Gin从沙发上爬起来,冬天的晨光还没有到来,他正拉扯着散落的头发简单束成马尾,抬眼瞥见矮桌上的证件。
  
  黑泽阵。美国联邦调查局驻日办公室探员。
  
  揪住皮筋的手指疑惑着停下。
  
  证件和伯莱塔以及香烟放在一起,是自己的东西。
  
  他是因为什么要伪造这个证件的?
  
  “好早啊。新年快乐,黑泽君。”赤井揉着眼睛打开卧室门,称呼又变得礼貌。
  
  “新年快乐。”
  
  赤井就噗嗤一声笑出来。Gin不悦的看过去。
  
  “抱歉啦。因为你看起来,真的不像那种会好好回应别人祝福的人啊。”
  
  Gin的回应是一个走向卫生间的冷漠背影。
  
  收拾完早餐,赤井问道:“明天一早走吗?”
  
  “今天晚上。”Gin模糊给出一个时间。他把FBI证件塞进口袋,依旧没想起它被伪造出来的原因。
  
  “这样啊。”赤井不觉得奇怪,是今天晚上而不是今天白天,已经是黑泽君退让的结果。
  
  Gin潦草的系上西装腰间一颗扣子。“走了。”
  
  又去旧仓库。
  
  赤井秀一看着他出门,没打算再跟过去。Gin也没去问为什么他这次不跟过去。
  
  只是中午去送了一次午餐,然后被告知晚餐就不用了。赤井耸耸肩,说好吧。他同样没有留下,时间机器的检查测验也没出问题,一切都向好的方向发展。
  
  
  
  Gin双腿搭上工作台,身体陷进柔软的椅子,仰头叼着一颗燃烧的香烟,并不抽,就只是看着烟慢悠悠的蹿上天花板。有点颓废的样子。
  
  上午的时候,他将所有的图纸和演算稿烧掉,它们的存在不在Gin的计算之中,这条时间线本不该出现这些东西。
  
  中午心不在焉的打发走了年轻的赤井秀一。
  
  从下午就这样一直坐到夜晚,期间有认真的睡了一会儿,以保证跳跃时间的时候是精力充沛的。
  
  然后他放下腿,熄灭烟,拉过台子上剩余的空白稿纸,拿起铅笔,写下一些东西,笔画带着富有个性的锋利。
  
  过程中他有想过,这样会不会过于自私。但他还是在写,并且写完,折叠,又拿过来一张纸折成信封,把信塞进去。在信封外面写上了一个日期以及别的。
  
  时针指向了10。十点了。
  
  赤井秀一不会过来了。也应该在他过来之前就走的,虽然这听起来没什么逻辑。
  
  Gin把芯片插入时间机器,调整好数字,扣下扳机并固定,量子激光直射墙壁,打开了一个窗口,这次展现出的静止画面Gin再熟悉不过。
  
  赤井秀一正护着手边的一位女士,那名女士满面惊恐。被子弹击碎的玻璃,锐利碎片悬在空中。看不到狙击手的位置,但能看出方向。还有其他的,远离危险区域的平民,四散在边边角角的FBI队员。赤井秀一大概还有不到两分钟的生命。
  
  赤井没看手边护着的女人,也没看四周随时袭来的危险。他的视线越过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一直到窗口边缘一个楼宇的拐角。Gin知道当时的自己正身处那里。
  
  赤井秀一是没什么表情的,他就只是看过去。
  
  Gin站起身,椅子向后滑动,发出钝钝的摩擦声。
  
  身后的门被打开。“我一直在听你的动静,总担心你是不是在我疏忽大意的时候已经走了……”然后赤井顿住,身子僵在原地。
  
  针织帽。带着针织帽的赤井秀一。
  
  “针织帽?”Gin回身,切了一个无关紧要的话题。
  
  赤井喃喃道:“是,外面下了细雪,我就带着了。”
  
  他在盯着窗口里的自己看,无法分辨出那是什么时间,什么地点,什么情形。但认出了自己。
  
  终于,年轻赤井的眼眸里掀起巨大的波动,他睁大眼睛,其中满是不可置信的猜测,张嘴要说话,却几度无法开口。
  
  “我不能让你死。”Gin淡淡道,“我不能,秀一。”
  
  秀一。
  
  你从没问过我的名字。
  
  赤井秀一只觉得心脏剧烈震动了一下。他小声的自语几声,接着颤抖不已但激烈道:“我会等你的…”
  
  “我会等你的!”
  
  “别等。”Gin依然十分冷静,“我们关系不好,还没认识的时候就想法设法撕破对方的咽喉。认识之后更加糟糕。发生了很多你无法忍受的事情,我们之间的裂痕是刻在骨血里的。所以别等。”但他知道赤井秀一会等的,他已经知道赤井秀一确实等了,应该是一次又一次的等了,但最后还是死在眼前。
  
  Gin想自己可能已经陷入了一条莫比乌斯的死循环,但他永不可能放弃。他从没有一次认为自己办不到。
  
  赤井秀一不再去看窗口,他飞快摘下颈上带着的木雕十字架,快步上前要套上Gin的脖子。
  
  Gin后仰了一下,又停住,由他给自己带上。“你信这个?”他怎么不知道。
  
  “不信的。”赤井给他带好,“但我带了挺久,能带来好运吧。”他在这方面倒是格外稚嫩。
  
  Gin想了想,警告他:“如果你今后真的遇见了我,不要提任何关于这个的事,时间线被扰乱的后果我无法计量。”
  
  赤井点头:“我不会说。我只是等你。”他凑过去,在Gin的嘴唇上轻轻点了一下,然后微微离开,轻声道,“会等你。”
  
  不要对我们之间将要发生的任何事抱有任何期待。Gin很想再说一次,但赤井秀一暖绿色的眸子亮晶晶得看着他。
  
  “离开这里。”Gin扬扬下巴。
  
  赤井小心关上仓库大门之前,深深看了他一眼。
  
  
  
  门关上了。
  
  “唉,秀一。”Gin发出了这辈子唯一一次叹息,转身决然跃入那窗口。
  
  跳过去的一瞬间,时间量子在他周身剧烈激荡。
  
  也许是不到一秒钟,他看到了很多。
  
  数不清,无数次,赤井秀一冲过去大喊着“闪开”,而他只能跳跃时间线。
  
  他有时候会把原始图纸和复制芯片送回组织的实验室大楼,以免改变过去太多;有时候会像这次一样,把所有的东西付之一炬,因为不想再冒没必要的风险。还有别的,类似这种不一样的情况。
  
  但无一例外的是,失败。
  
  失败。失败。失败。无数失败。
  
  这次他一定可以。Gin想。他一定要结束这莫比乌斯环。一定要救他。
  
  仓库大门被赤井秀一小心关上。
  
  量子窗口在他身后消失。


  光明在他身后合拢。
  


  
  TBC
  
  

评论

热度(61)

  1. 湘江水逝(闭关一年)鼠尾草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