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江水逝(闭关一年)

炼心

【沙李】另一个世界的你(4)

意大利面:

——


“你好,沙先生。”李达康伸出手。
沙瑞金以为自己可以很好地区分两个世界的李达康,可是当李达康活生生地站在眼前,他不得不使出全部力气控制自己的手不要颤抖。
“你好,我叫沙瑞金。”沙瑞金挤出微笑自我介绍,竭力把自己从回忆里拔出来。
那猩红的回忆里充斥着破碎的车辆,破碎的李达康,和关键时刻被李达康推到座位夹角里的自己。
数不尽的午夜里,他总被那种挤在狭窄夹角中,任由李达康喷涌出的鲜血将他淹没的窒息感惊醒。
而现在的李达康,完整地,生动地站在他面前,正带着好奇地眼光打量着他。
沙瑞金回以微笑,“很高兴见到你。”
很高兴见到你,真的。


李达康还是一如既往地直奔主题,“沙先生,您提供的素材很有趣,我想听听完整的内容,如果符合条件,我来整理成剧本,我们俩联合署名,所有成果共享,您觉得怎么样?”
沙瑞金摇摇头。
李达康皱眉,大概以为沙瑞金贪心。
“我不要什么稿酬,”沙瑞金解释道,“我只是想把这个真实的故事讲给你听,你听完后怎么处理随你的意思。”
“这……”李达康愣住了,似乎不相信这年头还有沙瑞金这样有名利不要的。
沙瑞金看透李达康的心思,温厚地笑笑,说:“先听听我的故事值不值得,再考虑利益分成的事吧。”
李达康脸上一红,苦笑道:“这些年文艺圈风气早变得铜臭,一部作品红了就成了众矢之的,有时候八竿子打不着的都要来蹭一把说抄袭剽窃,本来收集素材应当先关注故事本身,现在却必须先谈功利,唉,我也是不得已,免得过后费口舌。”
“我理解,你放心,”沙瑞金点点头,再三解释,“因为我讲的故事是真实的,并不是我的创作,我不会索要利益。”
李达康有些惊讶于来自这个初见面的陌生人的信任,但也不再纠结这些,打开录音笔,开始记录沙瑞金到讲话。
李达康翻开打印出来的沙瑞金昨天发给他的第一段故事,说:“昨天看大纲时我就纳闷了,你为什么要给那个市委书记起我的名字?”
沙瑞金微微一窒,笑道:“因为这个事情涉及许多真实的政治事件,我必须隐了人名地名,讲的时候就用你我都知道的汉东人和事来代替吧,你以后可以随意改。”
“好吧,那我就斗胆客串一回市委书记吧。”李达康笑了起来,眼角弯弯的,像月牙。
沙瑞金看着他的笑,压下心里酸涩,开始讲他和李达康在“一一六”事件后的第一次通话。
不用打成文字,沙瑞金的讲述快了很多,快十点半的时候,他已经讲完了和李达康在林城的那次骑行。
“把煤矿塌陷区开发成环保城市……”李达康陷入深思,“这个李达康真不简单,既大胆前卫,又思虑周全。”
“只有真的把老百姓的利益放在第一位,而不是想着搞政绩面子,才会从长远的角度来规划城市建设。”沙瑞金评价道。
李达康转看沙瑞金,说:“你说你是国企下岗工人,我觉得不像,怎么看也是体制内的,至少是和我一样,沾过几年边的。”
沙瑞金笑而不答,只是看了看时间,遗憾道:“我得走了。”再不走要在李达康面前表演大变活人凭空消失了。
“那……明天继续?”李达康颇有些不舍。
“可以,我每天早上大约八点半到十点半这段时间都有空,其他时间没办法。”沙瑞金说。
李达康瞬间笑靥如花,激动地拿出一张名片,“明天不要约在这里了,怪冷的,直接去我家吧。”
这么快就把人带回家了?沙瑞金心情有些复杂。
接过名片,上面印着陌生的地址,沙瑞金问:“这是哪里?太远我可不能去。”如果没及时通过公园回来,万一被强制退回到原本世界的女厕所或银行金库里就惨了。
李达康惊疑地看着沙瑞金:“就在公园旁啊,这片小区很有名,你不知道?”
“我……我平时不关注这些,”沙瑞金心虚地解释,又看了一眼手表,急匆匆地站起身,“我得走了,明天见。”


沙瑞金刚走出公园,再回头,身后只剩下干休所那扇唯一的小门。
今天小门消失时间又比昨天提前了两分钟。


tbc



评论

热度(139)

  1. 湘江水逝(闭关一年)意大利面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