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江水逝(闭关一年)

炼心

【沙李】另一个世界的你(13)

意大利面:

这算不算开车¯\_(ツ)_/¯


——


回去的时候,李达康自告奋勇开车,沙瑞金答应了,他确实有些疲倦,一来年纪不小了,二来两年前那场车祸对身体损耗也很大,他不再是当年环湖27公里骑下来还能做几十个俯卧撑的沙瑞金了。
李达康开车技术不错,几下摸熟了之后,开得又快又稳。
副座的沙瑞金斜斜靠着,总忍不住把视线停留在李达康身上。
真的没见过李达康开车的样子,自认识以来两人就没机会私下出行过,想来他说的单手开车绕金山都是真的,是自己小看了他。
和那个李达康没能成行的自驾游,跟这个李达康倒是完成了。
“怎么?”李达康注意到沙瑞金的苦笑。
“没什么,只是没料到你车开得不错。”沙瑞金说。
“刚毕业那几年当记者,追新闻赶行程,生活几乎都在车上,练出来的。”李达康说。
“当时为什么选择当记者呢?”沙瑞金问。
两个世界的李达康20岁之前的人生轨迹是重合的,就是大学毕业时转向了不同方向,一个从文一个从政。
“为了钱啊,”李达康苦笑,“大学时期我就一直有在报社投稿赚生活费,报社领导跟我交情不错,临毕业时跟我打过招呼,说随时可以去那工作。当时系主任也的确有推荐我选调到政府部门,可就是面试那天早上,我收到了家里辗转打到校办的电话,说母亲急病,需要一笔钱住院,我不知道从选调到拿到工资要多久,也不知道母亲能不能等,就选择了报社,报社领导立即给我结了拖欠的稿费还预支了几个月的工资……”
沙瑞金听过的那个版本里,李达康并没接到电报,他顺利地参加面试,选调进市委办公室,才接到家里发来的电报,说相依为命的母亲已经过世。
一个电话一个电报,两个李达康从此走向不一样的人生。
生活就是这么不可思议。
沙瑞金想起很久以前,那天天气寒冷,几个解放军去他们村寻找“老班长的后人”,村长就把村里的孤儿召集到一起,沙瑞金正在河边玩耍,一手泥,洗手时就顺便把脸洗干净。
在一群拖着鼻涕满脸污脏的孤儿中,陈岩石指着沙瑞金说:“这小孩特别精神,像我们沙班长。”其他几个人纷纷赞同,就这样,沙瑞金以红色革命根据地为名,从此走上不一样的人生。
如果我当时没洗脸呢?在李达康的那个世界里查不到沙瑞金,是不是就是因为那个我当时怕冷没洗脸?因此我就没被带走,也没得到这个红色的名字,那现在的我叫什么名字,在做什么?
沙瑞金胡思乱想着,长久没说话。


李达康却误解了这样的沉默,黑暗中他低哑地说:“你是不是对我很失望?”
“什么?”沙瑞金没反应过来。
“你总在我身上寻找李达康的影子,可是你的李达康那么完美,那么理想主义,排除一切有碍信念和事业的枝枝蔓蔓,所有心血都用于建设这个大时代,做出了那么多利国利民的伟业,”李达康语气充满苦涩,“而我,为了钱就放弃了我从政的理想,当了百无一用的书生,写几个字营生还得在娱乐圈污泥里小心腾挪……你说我和他本质是一样的,可是跟他相比,我真是差劲透了。”
沙瑞金哑然失笑,“他没你说的那么完美,性格上缺陷很明显,我跟你说的一一六的故事都是真的,他并没有活得像不食人间烟火的圣人,在生活上也犯错……最大的错,就是我……”
李达康静了一会儿,终于问出想了很久的疑问,“你们俩到底……”
沙瑞金笑,“就是你想的那样,可能还超过你的想象。”
李达康瞪大眼睛呆了好一会儿,才喃喃道:“两个同性省委干部的爱情,言情小说都不一定敢这么写,所以我那时候才怀疑你是哪个有意黑我的编剧派来假爆料的。”
“是啊,很不可思议,可就是这样发生了,若不是ji委是我多年好友,可能我们都被dang内处分了。”沙瑞金回想起两人的关系被田国富知道后的那一段鸡飞狗跳,不由露出笑容,“我曾以为,按照李达康无情的个性,一旦感情成为事业的障碍,一定会毫不犹豫地切割,没想到他无比坚决,拉着我一次一次找田国富沟通。”
“后来呢?”李达康好奇。
“后来,老田也不想当拆人姻缘的王母娘娘,跟我们约法三十章,就睁一眼闭一眼了,”沙瑞金笑着笑着,眼神黯淡了下去,“如果那时候分手了,达康现在应该还好好活着吧……”
“你这样说,可就对不起李达康当初的坚持了。”李达康抿紧嘴角,加大油门。
“你说得对,没有什么如果,我不该这么说……”沙瑞金沉重地闭上眼睛,“我困了,眯一会儿,下高速了叫我。”
李达康瞥了一眼沙瑞金掩藏在黑暗中刀刻般的侧脸,无声地叹气。


晚上九点多,两人终于回到京州干休所。
一天奔波,身体精神都超出负荷,李达康哈欠连篇,进门就往沙发上摊。
沙瑞金关好门走进来,李达康含含糊糊问,“今晚我睡哪?”
沙瑞金愣住了,退休后他就一直独居,也没客人来访,客卧都用来堆书,整个家里只有他睡的一张床。


——tbc——







评论

热度(142)

  1. 湘江水逝(闭关一年)意大利面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