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江水逝(闭关一年)

炼心

【沙李】另一个世界的你 (5)

意大利面:

——


沙瑞金拎着两个热乎乎的鸡蛋饼站在干休所门前,看起来有点傻。
8:37分,小门在一眨眼间出现了。
沙瑞金挺好奇的,这扇门为什么会出现这里,其他人看得到吗,他们走过去会是什么地方,也是公园吗?
不过眼下沙瑞金没时间研究这些,他迅速穿过小门,穿过公园,拿着名片问到李达康的住处。
开门的是个熟面孔,李达康的表妹杏枝,看来在这个世界,依然是她在照顾李达康的生活。
这个世界的杏枝并不认识沙瑞金,对这个访客有一些不好的脸色。
“表哥昨晚上写稿通宵,快天亮了才睡。”杏枝含蓄的表达对这个访客的不满。
沙瑞金无奈地苦笑,“是李达康约我来的。”
杏枝看着沙瑞金递过来的李达康的名片,只好上楼去叫人。
过一会儿,李达康顶着乱蓬蓬的头发,穿着宽荡荡的睡衣从楼梯走下来。
沙瑞金怔怔看着他。
那个世界的李达康,虽然爱睡懒觉,却很少有睡懒觉的机会,十个休息日里能有一天休息,就算是非常好的了。
每逢这样难得的休息日,沙瑞金总不会放过机会,夜里一通折腾,第二天李达康就得睡到日上三竿,然后也是这样睡眼惺忪地走下楼,边揉着腰边嘟嘟嚷嚷,沙瑞金就赔着笑过去把人搀到餐桌旁,一起吃早餐。
回忆里温情的画面忽然泛起隐隐的血色,沙瑞金知道自己又要被噩梦吞噬了,不得不用力闭了一下眼睛,让自己回到现实。
他告诫自己,眼前的李达康不是他的李达康。


“老沙,来得好早啊。”李达康冲他打招呼。
“不早,都快9点了,”沙瑞金微涩地笑笑,“我也没多少时间了。”
“哎,抱歉,”李达康想起是自己把人约过来的,“一时作息改不过来,我习惯了夜里写作,早上就总是睡很迟。”
“这样对身体不好。”沙瑞金说。
“没办法,夜深人静的时候特别有灵感,昨天回来就把你口述的写了一部分,”李达康一提到写作的事特别有干劲,“来,给你看看我熬夜的成果。”不由分说拉沙瑞金去书房。
杏枝端了牛奶和面包过来,追着问:“哥,不先吃点早点?”
“不吃了。”李达康头也不回。
书房里电脑没关,李达康抖了一下鼠标屏幕就亮了,一眼就看到文档界面。
“你看看。”李达康把电脑椅拉给沙瑞金,自己搬个凳子坐旁边。
沙瑞金却不急着看稿,“你还是先吃点东西吧,空腹不好。”
“没胃口,不想吃。”李达康闷闷应着,起身去拿茶杯。
沙瑞金知道李达康体质虚,起床口苦不爱吃东西,总要先喝茶才能开胃,但这样又是很伤胃的,所以沙瑞金总会变着法让他吃点。
“公园外面有鸡蛋饼摊挺有名的,我刚才路过买了两个,还热着呢,你尝尝?”沙瑞金问,暗自希望这个世界的李达康口味没变。
李达康过来松动地犹豫了一下。
“放了很多香菜。”沙瑞金漫不经心地补充说。
李达康眼睛一亮,笑道:“那好,来点。”
沙瑞金如愿以偿把鸡蛋饼贡献了出去,又起身给李达康和自己各冲了杯茶,才坐回电脑前开始看稿子。
李达康坐在他身后一点,边吃边看,口齿含糊地指点一两处他改动过的和沙瑞金口述不同的地方。
感受到李达康身上的温热,沙瑞金不着痕迹地挪开了些。


沙瑞金看过不少李达康的工作报告,第一次看他写小说,虽然形式大不同,风格却有些奇妙的相似,犀利流畅,毫不拖沓,一口气读完很畅快。
沙瑞金看完,转头看李达康,他正在和第二个鸡蛋饼战斗,腮帮子鼓鼓的,沙瑞金瞬间忘了自己要说什么。
“唔?”李达康含着半口食物,对上沙瑞金发呆的眼神。
“好吃吗?”沙瑞金柔声问。
李达康点点头,“你怎么知道我爱吃香菜?”
沙瑞金眼神黯淡了下去,“我一个朋友喜欢吃,经常给他买,老板都习惯多放了。”
“难得还有和我一样喜欢吃香菜的,我身边都是不爱吃的,哪天约你朋友一起吃饭啊。”李达康笑笑。
沙瑞金含糊地嗯了一声,转了话题,“稿子我看没什么问题,这方面你在行,我就不乱指挥了,我们继续昨天的内容吧。”
李达康打开录音笔,边喝茶边听沙瑞金讲述一一六之后大风厂安置的事,不时插话问一两句。
时间过得很快,十点半一过,沙瑞金就起身告辞,李达康正在接电话,也没挽留,只挥挥手表示再见,示意让杏枝送一送。
结束了和经纪人的谈话,李达康忽然意识到忘了跟沙瑞金约明天见面的事,再打沙瑞金到手机,提示“不在服务区”。
才几分钟时间,沙瑞金走到哪里去了?
李达康看着无法打通的电话号码,陷入沉思。


——tbc——

评论

热度(125)

  1. 湘江水逝(闭关一年)意大利面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