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江水逝(闭关一年)

炼心

【沙李】 另一个世界的你 (6)

意大利面:

借点周森森的例子
————


“老沙?老沙?!”田国富担忧地在明显走神的沙瑞金面前摇着手掌。
沙瑞金这才如梦初醒地转回视线看这个多年好友。
“你怎么了?最近早上都找不到你,电话也打不通,出什么事了吗?”田国富问。
两年前那场车祸夺走了李达康的生命,而被李达康用生命保护住的沙瑞金也因为长期噩梦导致严重神经衰弱,最终提前从岗位上退了下来。
很多人不解沙瑞金为何会如此脆弱,只有见过现场的人才知道那一幕有多惨烈,而几乎没人知道,失去李达康对沙瑞金来说意味着什么。
田国富是极少数的完全知情者,他甚至知道沙瑞金对李达康的死一直抱着浓重的愧疚——那天是沙瑞金硬要坐李达康那辆几乎没有安防措施的市委车,于是秘书出身的李达康心细地把司机身后的位置让给了他。
尽管田国富劝说过几次所谓最安全座位只是理论说法,但无法改变全车死亡只有沙瑞金存活下来的事实,于是陷入自责牛角尖的沙瑞金,始终认为是他心血来潮换车的行为导致了李达康的死。
田国富被医生提醒过要多关注沙瑞金的精神状态,所以此刻特别紧张,“老沙,你最近又做梦了吗?”
沙瑞金笑笑,“算是吧。”
田国富变了脸色。
沙瑞金安慰道:“别担心,不是噩梦,而且……”
这个梦不会做得太久。
田国富还在操心地碎碎念,叮嘱他去看医生,沙瑞金却托着下巴望着窗外。
阳光很好。
李达康在做什么?


***
因为前一天忘了约,沙瑞金越过小门就先给李达康打了个电话。
几乎马上就接通了,看来他今天没赖床。
“李巨巨,今天还是去你家吗?”沙瑞金问,他们都会上网,昨天聊到网络文学问题时,沙瑞金笑称李达康为李巨巨。
“少来,巨什么巨,过时了。”李达康笑怼。
“要我叫你太太也行啊。”沙瑞金从善如流。
“屁。”李达康佯怒,声音里倒没有点生气的样子,忽然想起什么,转道,“昨天的鸡蛋饼不错,再帮我带两个上来。”
“好。”沙瑞金挂了电话,转回自己的世界。鸡蛋饼摊在干休所对街。
李达康想再打个电话吩咐不要放葱,发现刚通完电话的沙瑞金又一次“不在服务区”。


沙瑞金到了李达康家,李达康估计是有吩咐过,杏枝直接把他领到了书房。
李达康正在隔壁房间打电话,似乎在跟谁发脾气。
“……你是智商不够还是脑子进水了,抄袭这种黑锅能随便背吗?微博上都吵半天了,你们公关呢?……别说忙,谁不忙?这不是理由……我要你们一个小时内马上给出回应。”
沙瑞金听得一阵苦笑,明明是两个人,却从里到外都像是同一个。
“什么玩意儿……”李达康边看手机边嘟囔着走进来。
“发生什么事了?”沙瑞金问。
“你不知道?”李达康反问,“我还以为你挺关注我的……”说着把手机递过去。
是类似微博的一个社交软件界面,热门头条写着《热播剧涉嫌抄袭,编剧作家李达康被索赔1800万》,底下是某个作者列举的抄袭证据,言之凿凿说已经向李达康提出起诉。
李达康烦躁地点起烟,“剧一红就是非多,那些腐败情节是常见现象,到了人家嘴里怎么成抄袭了,而且我根本没收到什么诉讼。”
沙瑞金把报道看完,也是觉得无厘头,问,“你们怎么处理?”
“剧方的公关脑子进水了,觉得这是我个人的事,居然没第一时间给处理,现在闹大了,听说起诉方要求停播剧,才开始重视,”李达康长长吐了个烟圈,“大概是听说我下部剧要给别人拍吧,人走茶凉。”
沙瑞金默然了一会儿,叹道:“还以为作家就是埋头爬格子,想不到也这么复杂。”
李达康苦笑,“哪一行都一样,想干件大事,没做之前被怀疑被嘲笑,做成之后被外行非议被同行排挤,难免的。”
沙瑞金想起在金山和林城的李达康,也长长地叹息一声。


李达康烟抽得凶,说话间已经抽完了一根,拧掉烟头正要再点一根,沙瑞金伸手把烟拿走了。
“你早上本来就胃口不好,再抽就更吃不下东西了。”沙瑞金说。
李达康呆了一下,沙瑞金的动作和语气也显得太熟稔亲密了,何况他怎么知道自己早上胃口不好?
沙瑞金也意识到不妥,赶紧把手里的袋子递过去,掩饰道:“你要我带的鸡蛋饼都快凉了。”
李达康勉强接受了这个解释,拿过鸡蛋饼咬了一口,嘀咕道,“幸亏没放葱花。”吃了两口,突然问,“你的手机是怎么回事?一天到晚没信号,刚才想给你电话叮嘱别放葱花,你居然又不在服务区。”
沙瑞金吓了一跳,假装不知情。拿出手机看了一眼,说:“也许摔到了吧。”
李达康满脸狐疑,还想说什么,沙瑞金赶忙转移话题,“你昨天稿子写到哪了我看看。”
一提正事,李达康兴致就来了,兴冲冲开了电脑,忘了继续追问手机的事。


——tbc——


下一章坦白

评论

热度(138)

  1. 湘江水逝(闭关一年)意大利面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