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江水逝(闭关一年)

炼心

【沙李】 另一个世界的你(2)

意大利面:

写多少发多少


(2)


那一天沙瑞金又从干休所小门出入了好几次,他虽然提前退休了,但和陈岩石一样,在群众中声望很高,所以很多杂事要费心。
一直到晚上十点多最后一次走进干休所小门,都没再发生异常,沙瑞金开始觉得自己只是做了一个梦,众多思念李达康而导致的光怪陆离的梦中的一个。
但是第二天晨跑结束回到干休所时,并列小门又出现了,沙瑞金跨进去一看,还是那个公园,还是那座喷水池,掏出手机一看,8:36,没信号。
沙瑞金绕着公园慢跑,观察周围,没有人表现得很奇怪,也没有人对他的出现表示出奇怪,一切正常得仿佛这就是他的世界,但沙瑞金知道,他的世界里没有这座公园。
他的世界里,那个号码无人接听。


沙瑞金从公园的另一个门出去,眼前的街道是完全陌生的,看了看路牌,却是知道的,威海路,他的那个世界里也是镇远路的交叉道。
路牌下还有城市地图,沙瑞金浏览了一下,京州地图无误,城市格局大致没变,但是很多新建筑新高架路都不一样。
路旁有个公共阅报栏,头条里的省委书记是他那个世界里的隔壁省的省长,京州市长倒还是京州市委里的。
沙瑞金看完整张报纸,没看到李达康的名字。
沙瑞金想起昨天手机里接通李达康生前号码的那个低哑声音,只是巧合的相似?
他拿出没信号手机,走进公园不远处的一家手机店找维修。
“大叔,您这是什么手机啊?”看店的小哥好奇地把他的华为P10翻来覆去地看。
好吧,这个世界里没有华为手机。
沙瑞金敏捷地拿回手机,打着哈哈说:“我儿子从国外给我带回来的,我也不懂。”边说边瞄了一眼眼柜台里其他手机,价格差别不大,但出来跑步没带钱。
沙瑞金飞快地跑回公园,从那个小门回到自己的世界,取了几千块。
再回到干休所大门时,并排小门不见了——小门的出现是有时间限制的。
沙瑞金看了看已经恢复信号的手机,10:53分。


第三天,沙瑞金8点就站在干休所门口,假装做着热身,注意力却全在门上。
8:30,小门在一眨眼间无声息地出现了。
沙瑞金揣上钱,最快速度穿过公园,到了那家刚开门还在上货的手机店,随手指了个新款,买手机送电话卡和话费的那种,3800。
沙瑞金昨天看见收银柜里有几张粉红色百元钞票,两个世界用的钱应该一样。
店员小哥热情地数完沙瑞金递过来的38张百元钞票,热情地替他装好电话卡,还热情地要帮他免费贴膜。
“不用了不用了,这样手感好。”沙瑞金急切地拿过手机走了,出门前随手把外包装和保修单什么的全部扔进了垃圾桶。
有钱就是干脆啊。店员小哥感叹道。


沙瑞金打开新手机,第一件事就是想拨李达康的号码,但想到前天接通电话时那个不耐烦的声音,沙瑞金生怕自己再贸然打去会被拉进黑名单。
除了最亲近的几个,没人相信雷厉风行的李达康其实低血糖,爱赖床,还有起床气。
沙瑞金看了看时间,还不到9点。
如果这个世界也有个爱赖床的李达康,就让他多睡一会儿吧。
沙瑞金在公园长椅坐下,打开手机搜索李达康。
虽然昨天没在报纸上看到李达康,但沙瑞金相信那不是一个会默默无闻的人,网上一定有他的踪迹。
搜索结果让沙瑞金差点从椅子上掉下来。
知名作家李达康。
相关搜索里是一列的书名,沙瑞金看了几眼,大多是官场小说。
点开李达康的百科,映入眼帘的是他的照片。
一模一样的面容,只是戴了副圆框眼镜,头发比他知道的李达康要长一些,自然卷也显得更分明,整个人显得斯文秀气。
沙瑞金知道李达康“省wei一支笔”的雅号,但从没想过,他真的从事了文学工作,会是这般儒雅模样。
照片底下是李达康的简介,一样汉东大学中文系毕业,只是毕业后没跟着赵立春当秘书,而是成了汉东省新华日报社的记者,后来成了主编,再后来下到吕州当了市文化局局长,又转到林城当了几年宣传办公室主任。其间就开始发表小说,在林城做了几年就干脆下海,当了全职作家。
因为自身经历,李达康的官场小说特别真实特别犀利,很受追捧,网络影响力也大,还有一部拍成了反腐电视剧。
百科之外还有不少新闻,都是娱乐新闻,大概是那部反腐电视剧火了之后的采访。
沙瑞金点开最前面的一个视频,戴着金丝圆框眼镜的李达康侃侃而谈,说自己正着手写第二部,正在整理素材。
沙瑞金呆呆看着屏幕上熟悉又陌生的李达康,把视频重放了一次又一次。


——tbc——

评论

热度(132)

  1. 湘江水逝(闭关一年)意大利面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