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江水逝(闭关一年)

炼心

【赵李/李赵】一次通话

九品教主:

赵立春的赵。金山县长李达康。


我也不知道算不算cp,就不打CPtag了。


雷者勿点


  


  “瑞龙睡了吗?”


  “应该睡了。”李达康划了根火柴,给自己点了根烟,舒缓深夜工作的疲惫。


  电话是从赵立春办公室打来的,他的老领导此刻应该也独自坐在办公室,打电话给李达康的办公室,问住在李达康家的赵瑞龙是否入睡,这不合常理。


  李达康没有点破,他们都心知肚明。他总得找点什么话来讲,以免双方都陷入一种意味深长的沉默中去暴露自己。


  “瑞龙今天跟我说,他想从政。”男孩子总是想要继承父亲伟岸的背影的。


  “呵。”赵立春冷笑一声,显然对此次出门的赵瑞龙不满,“他不像我。”所以他干不好。


  真是专断的判决啊。李达康暗自咋舌,又由衷地喜欢,或者崇拜这种专断的自信。


  “我觉得挺像的。”李达康长长地吐出烟气,声音里有不可忽视的笑意,“都挺怕热,今天还跑去水库游泳,被我拎回来了。他游泳的样子很像您。还有、还有······还有不爱写文章。我今天替他写了实践报告。”


  “我就知道。”电话那头传来拇指滑动打火机的声音,赵立春也给自己点了支烟,“所以我才不想他去金山找你。——贫困县工作不好干吧?你想修路,不是那么容易。群众工作不好做,到头来你会发现累死的只有你一个人而已。”


  这是赵立春在抱怨。他被称为汉东改革的一员大将,这个头衔底下暗示的也是他的工作得不到理解,没有同路人的孤独。可能这就是他尤其爱惜李达康的缘故吧,自己培养的自己人。


  “我扛得住。”一支烟抽完,李达康把烟头摁灭在玻璃烟灰缸里,“毕竟我还年轻嘛。您该去休息了。”


  “那我挂了。”


  赵立春迅速回答,迅速挂掉了电话,中间没有一丝缝隙。不知道是怕自己露出破绽,还是怕听李达康多说什么。


  李达康把电话放下,有种饥饿的人吃了少量的食物反而加剧饥饿感的错觉。他们应该是有无数共同语言的,赵立春能够理解他的一切想法。那么他还有什么要跟赵立春说的呢?目睹生活在赤贫中的人民的心酸?工作很难开展?群众不理解?老易老王跟他起矛盾?


  但他一句也不想说。如果他做不好,什么也不配说,做得好又何必去说。

评论

热度(67)

  1. 湘江水逝(闭关一年)九品教主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