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江水逝(闭关一年)

炼心

【沙李】纸飞机

大当家: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萌!!!!


茶碗clean:



六一节的棒棒糖




折戟沉沙的后续。




HE,甜食,ooc,今天的沙书记也被嫌弃了呢。




这是个ab梗,你们要是需要,我明天会把be版也发出来,爱你们哦。




正文:




       原定的会议因为临省发生突发事件而取消,李达康的行程比预定提前一天结束。




       这就意味着,事出突然,沙瑞金还在调研回来的路上,杏枝回老家参加亲戚婚礼,根本没人在家里等他。




       比这更严峻的是,前天沙瑞金跟他说过,他家门锁给院里的熊孩子弄坏了,李达康那串家门钥匙正式下岗,他出差一个月,不但没人迎接,还给锁在了门外。




       从机场去省委大院的路上,李达康给白秘书去过电话,沙瑞金大约还有一个小时就能到,李达康想了想,就没再叫小金去拿备用钥匙,反正也等不了多长时间。




       但现在李达康已经在自家门口等了二十多分钟,可沙瑞金的专车竟然一米都没有挪动。现任京州市委书记到底把他的宝贝省会的交通搞成了什么,非节非假竟然会大堵车?简直就是白吃干饭!




       李达康把掏出来的手机又塞了回去,想着问题严重,他应该明天早上把他叫到自己办公室怼一顿,而不是简单的一个电话而已。电话太不正式,也不能叫对方清晰的理解自己的愤怒之情。




       李达康在门前的楼梯上踱了几步,他不是个拘泥小节的人,再反复确认很多次沙瑞金一时半会儿没办法回来的情况下,李大省长索性就地往门前的台阶上一坐,琢磨着闲着也是闲着,先想想京州交通治理的问题吧。




 




       天气虽然热,可到了傍晚,也好歹有些凉风习习,李达康靠在台阶上打着腹稿,舟车劳顿带来的疲惫逐渐上升,他眯了眯眼睛,想小憩一下似乎也无妨。




 




       嗯……然后他看到一道黑影从眯起的眼缝里滑了过去。




       不一会儿,又晃了回来。




       李达康原本也没太在意。可再次出现的黑影这次没有动,而是定格在了那里。




       李达康微微抬了抬眼皮。




       哦,是个小男孩儿啊。




       小男孩儿看到李达康睁开眼,就若无其事的走开了,可没过一会儿,竟然又倒退着走了回来。李达康被他看的有些不自在,挪了挪岔开的两条大长腿,想着是不是应该起来一下比较好,那个小男孩儿竟然不请自来,未经他的允许,擅自走到了他家的楼梯上。




       




       “爷爷?你没带钥匙啊?”




       




       “……”李达康梗着脖子看着他,有点儿生气,可他再怎么生气,也不能直接来怼一个也就四五岁的孩子吧。只是李达康虽然是个实事求是的人,承认自己年龄大了,但被一个五六岁的孩子叫爷爷,他实在是有点儿……承受不了。




       他亲闺女佳佳才二十岁啊!




       李达康憋着嘴,还没说话,那小孩儿竟然一副老成的样子,毫不见外的在他身边坐下,拍了拍李达康的肩说:“没事儿,我也经常忘带,为这事儿我爸老说我。”




       李达康完全没有被他安慰到,也不是很想理他,可还是随口问了句:“说你什么了?”




       “说我出门不带脑子!”




       “……”




       “白吃干饭……”




       “……”




       “脑子进水了!”




       “……”




       “整天不知道在想什么,这么点儿事儿都做不好,生活无能。”




       




       “我不是忘带钥匙,”李达康有点儿听不下去了,接了这么一句,可还是顽强的把下面那句补完说,“我家钥匙坏了。”




       “哦……”小孩儿一副很懂的样子,点点头说,“你跟奶奶吵架了吧?”




       “什么?”




       “我懂,上次我小姨跟我姨夫吵架,我小姨就一气之下,把门锁换了。我姨夫比你惨,半夜回来的,开不开锁,在门外冻了一宿。”








       所以沙瑞金故意换锁不叫他进?








       放屁。




       这怎么可能,要生气也该是他李达康生气,沙瑞金凭什么生气?他自己不注重思想建设,好好的睡觉还做梦,还做梦把自己给梦死了。醒了还好意思把梦里给他写的悼词念了一遍给他听。




       什么狗屁不通的悼词。李达康听完,一想到以后自己的追悼会上,沙瑞金就念这个,也太对不起自己这位昔日的省委一支笔了吧!要不是沙瑞金拦着他,他当时就想起来,给沙瑞金示范一篇感人至深,情怀备至,发人深省的悼词到底应该怎么写。




       李达康摆了摆手,觉得自己好像给着小孩儿带到沟里去了,赶紧说,我们也没吵架。




       小孩儿抿了抿嘴,也不以为意,住这个大院的,那都是大领导,有架子很正常的,真出了这种事儿,肯定也不会承认的。他转头看着李达康放在台阶上的几页公文说,爷爷,能借你张纸吗?




       不能。




       都是你这么小气,奶奶才把锁换了的。




       李达康翻了个大白眼,从笔记本里撕了一张空白页甩给他,说第一,我们没吵架,第二别叫我爷爷,叫我伯伯。




       小孩儿实在老成的可以,竟然稍微有点儿高育良的风采,点点头,处变不惊的说,那行,那就叫伯伯。




       他往旁边坐了坐,和李达康拉开了点儿距离。李达康还没来得及松口气,小孩儿就把纸往他们当中一放,开始叠纸飞机。




 




       李达康没去管他,翻开手机看了一眼,发信息问沙瑞金,走到哪了。




       沙瑞金几乎秒回,说还在高速路上。




       




       这个现任京州市委书记……失职!




 




       小孩儿的飞机叠的到挺快,瞄准了别墅前的小路,嘴里喊了声起飞就丢了出去。可他那个技术不太行,飞机才起飞就一头扎在了地上。小孩儿再把它捡回来,放在嘴边哈了口气,再丢出去,呵呵,依然没飞多远就坠毁了。




       李达康拿过那份没看完的文件,继续看着,可他毕竟离当年闹市读书的毛主席的那股定力还差的太远,那支纸飞机以他为圆心,嗖嗖嗖嗖嗖的撞了半天,撞的他眉毛直跳,几欲发作,一份文件攥在手里钻的都潮了,也没看进去几个字。




       然后他又听到那位可爱的小朋友热情洋溢的高呼了一声起飞!




       那枚纸飞机,就跟炮弹似得直接砸进了李达康的怀里。




       “……”




       “没劲,不好玩。”小孩儿一甩脸,那副少年老成也没了,一屁股坐在李达康旁边,生起了闷气。




       李达康歪头看了看他,想起小时候经常撅着小嘴生气的佳佳来,心里软了软,说,哟?这点儿挫折就放弃了?还怎么做社会主义接班人啊?




       李达康拿起那个被蹂躏的皱皱的纸飞机看了看,说你这个飞机折的不太对啊。然后又从笔记本上撕下了一张空白页,动手帮他叠了起来。




 




       哄孩子的伎俩,他也就会叠个纸飞机。




 




       佳佳像他这么大的时候,李达康还在县城里面。物质生活乏味的很,佳佳平时也没什么玩具。李达康为了哄她开心,就给她叠纸飞机玩,爷俩坐在那里,抱着一堆用废的稿纸叠飞机。多半都是他在那里叠,佳佳负责丢,丢的满屋到处都是。等欧阳下班回来了,免不得一边整理一边臭骂他们一顿,佳佳就躲在李达康身后,朝着欧阳做鬼脸。




 




       李达康也不知道怎么就被一个破纸飞机勾出这么多事儿来,心里有些戚戚的想,那个时候,他们谁都不会相信,好好的一个家,最后会走到这么个妻离子散的地步。




       




       “爷爷,你没事儿吧。”




       “叫伯伯。”李达康拨了一下那小子的脑门,把纸飞机递给他,抬了抬下巴说,“你试试。”




 




       这放下了十多年的手艺他倒是没放下,飞机轻轻一丢就飞出去了老远。小孩儿有点儿兴奋,赶紧捡回来,宝贝似的拿在手里,说伯伯,你在给我叠一个吧,我拿回家去玩。




       李达康这才想起来问,你家住哪啊?




       他平时没记得省委大院里,有个这么大点儿的孩子啊。




       小孩儿就说,他不住这里,他爷爷住在这里。我爸妈平时在酒泉,最近是带他回来探亲的。




       李达康哦了一声,这应该是新任政协主席家的孩子啊,他爷爷好像这届任满就要退了吧。李达康从善如流的又撕了张纸给他叠飞机,说,酒泉不容易啊,你爸妈是为了国家在那里奉献人生,你得理解,平时懂点儿事儿,别叫他们操心。




       小孩儿被他说的不耐烦,就说知道知道,然后拿起纸飞机,喊了声起飞,飞机滑过一道弧线,完美又平稳的落在了外面的车道上。小孩儿说了句,伯伯你太厉害了,然后就哒哒哒的跑去捡飞机。李达康以为他会很快又跑回来,可等了一会儿,一抬头他还站在那。




       小孩儿看了看他,又看了看他身后,突然问,伯伯你是住在这儿吗?




       李达康还以为自己走错门了,回头看了看说,是啊怎么了?




       小孩儿狐疑的看着他说,不对啊,上次开门的那个伯伯不是你啊。




       “还有上次?”




       前两天我拿火柴棍,过来把这家门锁给堵了,当时从屋里开门出来的伯伯不是你啊。他又后退了几步确认了一下,没错啊,就是这一家。




       李达康的嘴抽了抽。小孩儿哒哒哒跑过来说,伯伯,那个伯伯,不会就是奶奶吧?




 




       “喂?叫沙瑞金给我接电话!”




       白秘书吓的一哆嗦,赶紧把电话递了过去,沙瑞金以为李达康是等的不耐烦了,接过电话马上说,快了快了,我们已经快到大院了,再等……




       “你少废话,”李达康张口就给他堵了回去,气急败坏的说,“我把弄坏咱家门锁的小兔崽子给逮住了!”














评论

热度(205)

  1. 湘江水逝(闭关一年)大当家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