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江水逝(闭关一年)

炼心

【人民的名义】【沙李】月亮出来照半坡

球:

看吧,又开始瞎取题目了。

-

想听李达康唱首歌可真难啊。

李达康谦虚说自己五音不全,修为不够,唱歌难听,沙瑞金说没事儿没事儿,我点的歌,我照单全收。李达康把报纸一摞,跑到单人沙发坐去了,免得沙瑞金再跟老无赖似的在他大腿上乱蹭。

原本枕在李达康腿上的脑袋落了空,沙瑞金的心情也有点低落,自打退休后他一直致力于培养李达康的兴趣爱好,并将此归为己任。刚开始他总按自己的口味往体育方面发展,因为李达康实在是瘦,古代清官讲究两袖清风,李达康抬起手那衬衫袖管看着空荡荡,也自诩为两袖清风,依沙瑞金看是两袖通风。他今天拉着李达康爬山包,明天又陪着人去练太极,京州人民公园遍布他俩的足迹,每次出行都伴随着沙瑞金的快快快和李达康的不不不。

某天李达康突然不肯出门了,沙瑞金运动鞋都换好了(其实每天都蹬着),站在纱门帘外催促:干啥呢,拖拖拉拉磨磨唧唧的,是个老党员应有的精神风貌吗!

“不去了!”李达康说,“我累!”

沙瑞金晓得他从来都是说一不二,当初在金山铺路,排除万难也要铺,后来不让赵瑞龙建美食城,遭到排挤也毫不动摇。可沙瑞金是谁,他总有法子叫李达康挪窝儿。他挑起门帘,朝屋里喊:您就只当是陪我走走?你瞧我孤零零的一个人,多寂寞啊。

以往这招都能奏效,但那次李达康说啥都不去,原因到今天沙瑞金也没弄清楚。没辙,只好放弃体育事业,转战文艺。起先是教打牌,易学习不是说他连牌都不会打吗,那就从打牌开始。李达康对这方面倒很有天赋,不过很快就腻了,尤其是在杀得易学习片甲不留,背着三公斤茶叶回家后,他就对这项娱乐丧失了兴趣。

不打牌,那就改打麻将,李达康对筑长城没啥想法,反倒质问沙瑞金:这些陋习都上哪儿学来的?

预防老年痴呆嘛!沙瑞金大言不惭。

李达康以打麻将手指累得慌为由,拒绝了沙瑞金拉着自己腐朽的提议。沙瑞金想了想,还有啥兴趣爱好既简单又实用呢?于是就有了躺在李达康腿上看新闻时的灵光一闪:要不咱们组个老年合唱团吧!

“一把年纪还想出道啊?”李达康把他脸当桌板摆报纸,“晚喽,瑞金同志,早个四五十年你倒能是一朵小鲜花。”

“小鲜肉!”沙瑞金纠正他,“你快把报纸拿开,想谋杀亲夫啊,闷死我了。”

李达康把报纸一抖搂,抽出腿,自个儿坐到单人沙发上去了。

“那你唱国歌,”沙瑞金爬起来撺掇道,“国歌总会唱吧,我给你起个调,起来——”

李达康送他一个眼刀,但也还是跟着唱了起来,沙瑞金侧耳倾听,听着李达康铿锵有力的歌声,有点儿心潮澎湃。这让他有一种目的达成的错觉,虽然他的出发点是想听李达康唱首情歌,好体会体会心潮澎湃的感觉。

——前进,前进,前进进。

沙瑞金躺在原地给他鼓鼓掌,这时电视机上播的天气预报也到达尾声,两位离退休老干部像是任务完成般,换了个台。通常是体育频道,但沙瑞金为了切合今晚的主题,调到音乐频道了。

放的是首民歌,小河淌水,演唱者加以改编了一下,沙瑞金听得正入神,李达康突然说了句还是原版的好听,沙瑞金这才发现那人放下了报纸也在盯着电视机瞧呢。

“你说啥?”沙瑞金问。

李达康走过去,从他手里抽出遥控器摁下静音,又拍了拍他的脑袋让他腾位置,坐好后沙瑞金重新拿大腿当枕头,这次枕头不再拒绝他的要求,开口唱歌了。

月亮出来照半坡 照半坡
望见月亮想起我的哥

(此时沙瑞金指了指自己的鼻子。)

一阵清风吹上坡 吹上坡

(沙瑞金坐直身体,翘首以待。)

哥啊 哥啊 哥啊

(诶!)

李达康憋不住了,笑着一拳捶在他的胸肌上,然后抱着自己的手后悔不已,真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啊。

-

完。

其实这篇文在老沙体会完心潮澎湃时就该结束了,但一股神秘力量促使我继续写了下去,使得全文变得非常搞笑。

评论

热度(184)

  1. 湘江水逝(闭关一年) 转载了此文字